青衣

游龙门,新奇,壮观,凝视佛像之时,虽然身处热闹的人群中,却好似跨越千年,一览先人之奇技。

厨房里养了四只小猫,见我来了,便瞪大眼睛,哧溜溜的转了几圈,跑了。

走入后院,一只大白猫懒洋洋的躺在地上,见我来了,便睁开眼,朝我望来,它的眼睛不是圆圆大大的那种,但也非常漂亮,一只是蓝色的,另一个却是绿色的,像晕着水一般,散发着光彩。

方才的四只小猫便是她的孩子了。

过了一天,猫便不大怕生了,便能下手“蹂躏了”。仔细看看,猫猫不大,柔柔软软的身体,猫咪真是水做的,睡觉的姿势千奇百态,尤为喜欢躺在菜篓里。

两只狸花猫,两只白猫,白猫从耳朵到鼻间到肉垫都是粉粉的,煞是可爱,一只胖,一只则瘦小的多,那瘦小的也最为怕人,略微走进些,便跑远了。

狸花的一只肉垫是黑的,另一只颈下与小爪子哪里都是白的,连肉垫也是粉黑各占几个,这两个的性格倒与白猫如出一辙,体型略小的尤为怕生,但另一只可就不同了,几天下来,便发现这它原是这四只小猫的头头,最活泼,最可爱,也最讨人喜欢,据说从它出生开始,别的小猫尚未睁开眼,它便踩在其他小猫的身上,瞪大它圆圆的大眼睛,直直的看着别人,展现出将来作为领导者的风采。

又过了几日,便发现大猫没见了,很奇怪,但也没有上心,因为猫咪是放养状态,并没有限制她们的行动,所以一时没见了也不在意,而且小猫依然在厨房里玩着,小的总是比大的可爱的,每日的日常拿着绳子便是逗猫而已。

又一日,来了一只大大的狸花猫,只一眼便知他势必是这四只小猫的父亲了,与那白猫妈妈不同的是,他似乎完全没有做父亲的自觉,母猫真可怜,如果没有被养着,这五只小猫兄妹必定很难全部抚养长大。

这只大狸花猫也喵喵喵的叫着,作为一个父亲和雄性,他的声音甚至比小猫还要黏黏腻腻,进来转了一圈,吃了点东西,便于小猫们一起躺在楼梯上,眯着眼,据说晚上有时也会留下来过夜,总之由于厨房曾经抚养过他一段时间的缘故,他喜欢留在这儿。

呆了一阵子,便得知,这小猫原来不是四只,他们是一母同胞,五兄妹,三白两黑,有一只由于拍摄角度的缘故,很可爱,被人看上了,带走了。

猫咪会有兄弟姐妹的观念吗,那个从小就带走的小白猫,现在过的怎么样呢?它会思念千里之外的母亲和兄弟姐妹吗?

回头瞥了一眼,小猫坐在玻璃门后,两两的打斗着,每当这个时候,他们便能玩很久,直到有人推开玻璃门,他们便会跑开,跳往四处。

虽说子非鱼安知鱼之乐,但我总觉得厨房的这四只小猫会更快活一些,没有人限制他们的自由,也没有人强迫他们洗澡,和兄弟姐妹一起长大,睡觉的时候也依偎在一起,吃的也不愁。

猫咪很爱干净,即使常常在很脏的地方走来走去,甚至往铁门后的垃圾堆上跑,染上了脏东西,但不过一个小时,再回去看,脏东西早就没了,洁白的毛发依然洁白,因为他们每日的日常便是吃脚脚,舔舔舔。感觉很脏,但每当他朝你叫的时候,你还是忍不住想摸摸他。

不知过了多少天,白猫妈妈又回来了,但她似乎不愿意进后院了,反而是站在前面喵喵喵的看着你,找了一些吃的给她,摸了摸她,和小猫不同,母猫更加排斥被摸,但似乎为了吃的她忍住了,仔细一看,她的肚子微微有些隆起了,原本洁白的皮毛也变得灰灰的,柔软的身体变得更为僵硬。

她去哪了?

吃完了,她又离开了,甚至没有回后院看一眼。

第二日,母猫又来了,还是求食,还是不愿进后院,将她抱起,放到后院的食盘旁。

小猫好奇的看着她们的母亲,略微想靠近,便是母猫的一套喵喵拳法攻击,伴随着龇牙咧嘴的精神攻击。

吃完后,她又跑了。

如此反复,母猫的肚子一天比一天大了,而她与小猫们也似乎更加陌生了,她似乎已经完全忘记了眼前的小猫是她的孩子,把他们放在一起,母猫会把小猫暴打一顿,小猫吓得瑟瑟发抖。

和母猫相比,小猫温顺的多,或许是自小在厨房长大的缘故,小猫不太怕人,靠近他们,他们会和你玩,也会滚来滚去,朝你喵喵喵的叫着,即使你摸着他们的肚皮,他们也不会不悦,你摸着他们的尾巴,他们也不会生气,当你走到走廊旁洗手时,他们会排成一队,看着你,大概是因为猫咪怕水的缘故?

把手放在他们的嘴边,他们会舔舐伴随着轻轻的啃咬,猫咪的舌头上又倒刺,所以被舔的感觉并不舒服,但因为太可爱了,所以,哈哈哈哈哈。

当然他们也时常会跑出来,在凳子上跳来跳去,在桌子底下钻来钻去,他们非常的灵活,所以很难抓住他们,但或许他们也能意识到自己这样是不对的,所以他们总会让自己被抓住,他们真的非常温和,即使拽着他们的尾巴,也不会生气,当然这样真的很罪过。

当你缓缓地摸着他们的时候,他们会发出咕噜噜的声音,大概是表示很开心?他们非常的温和,从来没有看见过他们生气发怒的时候,当他们睡觉的时候,缓缓的摸着他们柔软的粉嫩嫩的肉垫,他们也只是略微转个身,换个姿势继续睡。

母猫继续每日签到讨食,她和小猫完全生疏了,她的肚子也一天大似一天,行走也越来越不灵敏,连那两只漂亮的异色瞳也出现了阴翳,原本很挑食的她,有时候饿的来了,连鸡蛋都会吃了。

做母亲真可怜,做雌性动物真惨,据说这已经是她第三次生育了,第一次的孩子已经死了,连尸体也没有看到,第二次被收养,小猫们现在在后厨嬉闹,而第三次她如果不向人求助的话,不知道孩子会怎么样。

日复一日,母猫肚子越来越大,她漂泊外面,有时候能看见她挺着大肚子躲在车底避暑,她似乎完全没有回后厨的想法,也似乎也完全忘记了厨房里的孩子了。

而在小猫的小时候,母猫常常替小猫舔舐毛发,将食物留给小猫吃,而现在她再也不回来了,一眼也没看过这些小猫。

隔壁的大狸花猫依旧时时跑来求食。

小猫依旧打闹玩耍着。

母猫肚子一天比一天大,来的也是越来越少了。

净无幻的造型不好看啊!别说和任云踪比,就和呱呱比也差远了,唉,就不能挑个好看的造型吗,女戎的眼睛多好看,击珊瑚的造型就很好看,以前还没仔细看,现在才发现老偶和新偶的确差别很大,就面妆,新偶的确精致的多,连那个村姑的发型都比无幻的顺眼!还好丝带还是很飘逸的,霹雳的鼓风机向来很给力。

我喜欢花千树的烈焰红唇,无幻的偶实在是太……失望了,明明剧情传递给我的感觉是,任云踪有个难忘的人,大先天,女的,大美人,掌教,很能打!结果……

飞石击玉碎,散入银河,做点点流光

浪淘沙·把酒祝东风

宋代欧阳修

把酒祝东风,且共从容。垂杨紫陌洛城东。总是当时携手处,游遍芳丛。
聚散苦匆匆,此恨无穷。今年花胜去年红。可惜明年花更好,知与谁同?

水母真好看!看到发光的水母,好想自己能再深海里游啊游啊,可惜这些漂亮的东西一般都可能有一点危险呢

       喜欢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?

       就好像站在大湖中央,脚下是澄澈的湖镜,头顶是一望无垠的天际,空中淅淅沥沥下着微雨,雨水缓缓从你的额头、睫毛、鼻梁、两颊滑下,发丝染湿,视线仿佛被烟雨织成的一片薄薄的白纱给遮住,朦朦胧胧。

       天地静谧,耳边传来清晰可闻的雨水从树枝滑落,打在草地上的声音,眼前是一滴滴雨水,从你的周身落下,你静静地站着,微风拂起,带动你湿漉漉的发丝,透过斜斜雨丝,投入视线的远处翠绿色的远山,往上是灰白相间的厚厚的云层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突然,有一滴雨珠从天而落,透明的雨滴中倒映着你的身影,从你的眼前滑落,而你的眼瞳里倒映着它,这一刻仿佛时间与空间都静止了一般,然当你回过神来,那雨滴已然消失无踪,或许是与大湖融为一体,亦或者滴落在不知名的地方。
 
      一瞬即是永恒。

      漫天雨落,而投入你心湖的却只有那一滴,不知不觉,无声无息。

       从偶然看到东篱到了解霹雳布袋戏,居然已经快一年了,想想自己第一次看到布袋戏是什么感觉来着?额,是人偶,第一反应是好神奇的人偶。

      然后是看到武戏,心中简直惊呆了,心想人偶居然还能拍出这种东西!毕竟我对木偶这种东西还停留在那种提线木偶之类的(哈哈哈,好无知)后面看了下sp(疯狂给老虚点赞,没他我肯定不会去看霹雳,毕竟太长不看,话说以前读高中的时候明明有一个人看霹雳啊!为什么不给我卖安利😂)

      通过sp稍微了解了一点霹雳布袋戏,就追着看完了东篱,弹幕上狂刷素还真、素老奸,然后是他的诗号,看弹幕,原本估摸着这位素还真应该和凛雪鸦个性差不多,让我看着就不禁去百度了,然后惊呆了2333,这位素贤人百科还蛮长的,不得不说一哥光看他的百科,设定好多,感觉好苏。

      百度了一下霹雳布袋戏,嗯,好长,两千多集,为什么这么长啊啊啊啊啊啊,当时心想这么长不看算了(如果不是布袋戏这么奇特形式,这么长肯定不会想看)不过当时刚看完东篱,自己好像打了鸡血一样,感觉布袋戏好神奇、很有趣,超级想要卖安利。

       哈哈虽然并没有人吃,感觉她们都是惊讶一下,然后并没有兴趣,虽然我已经拿出超级水的偶剪的mv给她们看,但还是对方看完之后,给了我一句:挺好看的,如果没有那么厚的嘴唇就好了,下嘴唇厚这个不知道为什么,当初看的时候完全没有注意过,只感觉有些角色唇妆很漂亮。

      既然通过百度百科认识了清香白莲.素还真(看的时候觉得好奇怪的名字),那就从这位两千多集的霹雳首席男主角入手吧,嗯,然后去稍微查了一下,既然推荐入坑点是剑宗,那就剑宗吧。

       打开一看,一集近一个小时,我去,时间好长!而且这个配音,到底是哪里的方言啦,听起来……好奇怪,忍不住想笑,最奇怪的是女角色,那明显是男的配的吧😂,而且老剧语速偏慢,让我这种没耐心的人很想开1.5倍速!(新剧好像语速不慢,还是我转看国语的原因?但现在回想起来,一人配所有角色真的很厉害,黄大闽南语版确实有他独特之处,他的声音好听,感情很到位,他的声音好像和布袋戏融为一体的感觉)

       好在有弹幕陪着,而且我应该不算脸盲,每个角色初看也能分清,想起在我看喵月的时候,凑过来看的舍友说每个角色好像长得都一样,当时我心想明明衣服造型复杂花花绿绿的,发型也完全不一样,哪里一样啦,而且喵月长得挺好看的,为什么说她像男的,她明显是妹子好吗!

       剑宗,在弹幕的不停刷,坚持三集,三集之后就会不一样之后,还是能勉强看下去的,邓王爷的轿子骨萧的床让我印象深刻,还有那种一个重要角色会拥有自己的武曲、角色曲以及情景曲,出场要念诗号,这种形式感觉跟新颖,而且戏偶在说话的时候会有不停的动作,看起来不会太单调。

       三集之后,嗯,闽南语也能适应了,黄大的声音好听,现在看来他真的好厉害,八音才子名不虚传,而且配的女角色也有别样的感觉,然后小蝴蝶也出来了,蝶月当时我看的时候不知道珍惜,后面像她们这么甜甜蜜蜜的情侣真是太少了😭(即使是现在也要感叹小蝴蝶的老偶很好看啊,新偶明明有那么多好看的,但小蝴蝶的新偶说不上好看,感觉他和月无波,剑宗的颜值担当)

       然后剑雪出场了,弹幕就爆炸了,狂刷剑雪宝宝,哈哈哈,为什么叫宝宝啊,明明是个海藻头成年人,不过眉心那个火焰纹好看,这一定是个重要角色。

       现在回想起来,我也好想叫他剑雪宝宝,以前看过一个视频,不知道是哪里的见面会吧,剑雪本尊偶出场了,台下的妹子都在疯狂尖叫,后面还传来阵阵哭声,当时我看的时候好惊讶,Σ(ŎдŎ|||)ノノ为什么哭?

       然后飘过一条弹幕,说这个时候剑雪已经退场很久了,现在回想起来,剑雪在剧中的结局,也难怪粉丝会哭,那朵黒莲会再度盛开,剑雪与一剑封禅会再度相逢吗?

      东篱→剑宗→刀戟戡魔,又混着陆陆续续看了很多霹雳的mv,说到这霹雳的配音和武戏真的好棒!感谢各位做剪辑的霹雳太太们,群像剪辑看起来超级爽!

      群像剪辑里,剑非道那一指断剑,一头青丝转瞬白发的画面,对还是萌新的我超级有冲击力!

       就猜,哇,他他他,他是谁?看服饰是道家的,什么性格,为何断剑,为谁白发?啊,按照霹雳的尿性,该不会我还没看,他就已经领便当了吧?

       然后屁颠屁颠的慕颜而去,不过大师兄的剧情……就暂且不说他做的事情,他的编剧可能还是想写一个感人的恋情,感觉他主打档期大部分时间都在谈恋爱,可是,流苏晚晴,脸还可以,但是服装造型也太一言难尽了吧,你可是幽都帝女呢,你和地茧、朱雀衣差太多了吧,那个月文心的造型就很好看啊,而且剑非道的爱情宣言,反正给我是完全没有感动的感觉,不过这一对光看mv还是可以的,而且片尾晚晴以吻给剑非道续命还是很让人伤感。

      霹雳的mv真的很好看啊,感觉几分钟看遍各种水偶,霹雳真的是各种凹凸姿势,水袖飘扬也非常好看,感谢操偶师,那么大的戏偶还要举起来做各种动作超级辛苦。

       虽然好多人物虽然不认识,但都有道友在弹幕上做科普,然后看到水偶,就去补个人剪辑了,霹雳男神千千万,但漂亮的女偶就相对来说少些了,所以看到寒烟翠与湘灵的百合之恋,配上片尾响起的花中迷,寒烟翠在低头扬伞,那一幕幕感觉木偶好像活了一样,啊,还有小飞天.玉倾欢,有一幕她赤足从天而降,仙气十足,她在剧里也很有灵气,操偶师好厉害。

       戏偶真是在动起来的时候美上十倍不止,虽然没有表情,但完全可以很明显感受到戏偶的喜怒哀乐,简直了,湘灵、寒烟翠这两个妹子,湘灵美,寒烟翠带着江南烟雨般的风韵,她乘船而来,打着黑伞,偏头倚靠在船上,眉目婉转,真是我见犹怜。

       话说霹雳打伞的女子大多都好美啊,风姿绰约,性格百态,尤其配上她们的角色曲,想到她们的结局,真是令人神伤。

难忘霹雳剑踪序章

遥远的北域传出了无数的故事。
有一个人,火烧三百剑客,只为一剑招
有一个人,杀尽三千王酋,只为一口气
而追寻未来的人,他有一口剑,一个仇人
而找寻过去的人,他有一口剑,一个恩人
只求现在的人,他有一口刀,一个情人
深刻的意念,造就刀剑三角之争
自尊的价值,成就邪心王者之乱
在北方的故事之中,还有一个传说
来自无间的人,带来一口魔剑,带来杀戮兵祸
出身苦境的人,耗尽一身功力,铸下一口圣剑
圣魔之剑的对立,混沌之初的宿敌
接下遗愿的人,身在江湖,只有一个共同的目标
公孙月:我又忆起杀人的感觉了!
剑邪:我不想杀生!
蝴蝶君:这个江湖天天都在杀人!
人邪:杀诫半斜影,剑风不留人
东方鼎立:天无二日,唯吾旷照,你,又算什麼!
原来你我早已身在无间。
而传说,是真,是假?
邓王爷:世上总有愚人,相信美化后的谎言。
黄泉之都,谁生谁死,圣邪之会,谁立高峰
王者狂者,剑踪刀锋,谁领风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