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衣

厨房里养了四只小猫,见我来了,便瞪大眼睛,哧溜溜的转了几圈,跑了。

走入后院,一只大白猫懒洋洋的躺在地上,见我来了,便睁开眼,朝我望来,它的眼睛不是圆圆大大的那种,但也非常漂亮,一只是蓝色的,另一个却是绿色的,像晕着水一般,散发着光彩。

方才的四只小猫便是她的孩子了。

过了一天,猫便不大怕生了,便能下手“蹂躏了”。仔细看看,猫猫不大,柔柔软软的身体,猫咪真是水做的,睡觉的姿势千奇百态,尤为喜欢躺在菜篓里。

两只狸花猫,两只白猫,白猫从耳朵到鼻间到肉垫都是粉粉的,煞是可爱,一只胖,一只则瘦小的多,那瘦小的也最为怕人,略微走进些,便跑远了。

狸花的一只肉垫是黑的,另一只颈下与小爪子哪里都是白的,连肉垫也是粉黑各占几个,这两个的性格倒与白猫如出一辙,体型略小的尤为怕生,但另一只可就不同了,几天下来,便发现这它原是这四只小猫的头头,最活泼,最可爱,也最讨人喜欢,据说从它出生开始,别的小猫尚未睁开眼,它便踩在其他小猫的身上,瞪大它圆圆的大眼睛,直直的看着别人,展现出将来作为领导者的风采。

又过了几日,便发现大猫没见了,很奇怪,但也没有上心,因为猫咪是放养状态,并没有限制她们的行动,所以一时没见了也不在意,而且小猫依然在厨房里玩着,小的总是比大的可爱的,每日的日常拿着绳子便是逗猫而已。

又一日,来了一只大大的狸花猫,只一眼便知他势必是这四只小猫的父亲了,与那白猫妈妈不同的是,他似乎完全没有做父亲的自觉,母猫真可怜,如果没有被养着,这五只小猫兄妹必定很难全部抚养长大。

这只大狸花猫也喵喵喵的叫着,作为一个父亲和雄性,他的声音甚至比小猫还要黏黏腻腻,进来转了一圈,吃了点东西,便于小猫们一起躺在楼梯上,眯着眼,据说晚上有时也会留下来过夜,总之由于厨房曾经抚养过他一段时间的缘故,他喜欢留在这儿。

呆了一阵子,便得知,这小猫原来不是四只,他们是一母同胞,五兄妹,三白两黑,有一只由于拍摄角度的缘故,很可爱,被人看上了,带走了。

猫咪会有兄弟姐妹的观念吗,那个从小就带走的小白猫,现在过的怎么样呢?它会思念千里之外的母亲和兄弟姐妹吗?

回头瞥了一眼,小猫坐在玻璃门后,两两的打斗着,每当这个时候,他们便能玩很久,直到有人推开玻璃门,他们便会跑开,跳往四处。

虽说子非鱼安知鱼之乐,但我总觉得厨房的这四只小猫会更快活一些,没有人限制他们的自由,也没有人强迫他们洗澡,和兄弟姐妹一起长大,睡觉的时候也依偎在一起,吃的也不愁。

猫咪很爱干净,即使常常在很脏的地方走来走去,甚至往铁门后的垃圾堆上跑,染上了脏东西,但不过一个小时,再回去看,脏东西早就没了,洁白的毛发依然洁白,因为他们每日的日常便是吃脚脚,舔舔舔。感觉很脏,但每当他朝你叫的时候,你还是忍不住想摸摸他。

不知过了多少天,白猫妈妈又回来了,但她似乎不愿意进后院了,反而是站在前面喵喵喵的看着你,找了一些吃的给她,摸了摸她,和小猫不同,母猫更加排斥被摸,但似乎为了吃的她忍住了,仔细一看,她的肚子微微有些隆起了,原本洁白的皮毛也变得灰灰的,柔软的身体变得更为僵硬。

她去哪了?

吃完了,她又离开了,甚至没有回后院看一眼。

第二日,母猫又来了,还是求食,还是不愿进后院,将她抱起,放到后院的食盘旁。

小猫好奇的看着她们的母亲,略微想靠近,便是母猫的一套喵喵拳法攻击,伴随着龇牙咧嘴的精神攻击。

吃完后,她又跑了。

如此反复,母猫的肚子一天比一天大了,而她与小猫们也似乎更加陌生了,她似乎已经完全忘记了眼前的小猫是她的孩子,把他们放在一起,母猫会把小猫暴打一顿,小猫吓得瑟瑟发抖。

和母猫相比,小猫温顺的多,或许是自小在厨房长大的缘故,小猫不太怕人,靠近他们,他们会和你玩,也会滚来滚去,朝你喵喵喵的叫着,即使你摸着他们的肚皮,他们也不会不悦,你摸着他们的尾巴,他们也不会生气,当你走到走廊旁洗手时,他们会排成一队,看着你,大概是因为猫咪怕水的缘故?

把手放在他们的嘴边,他们会舔舐伴随着轻轻的啃咬,猫咪的舌头上又倒刺,所以被舔的感觉并不舒服,但因为太可爱了,所以,哈哈哈哈哈。

当然他们也时常会跑出来,在凳子上跳来跳去,在桌子底下钻来钻去,他们非常的灵活,所以很难抓住他们,但或许他们也能意识到自己这样是不对的,所以他们总会让自己被抓住,他们真的非常温和,即使拽着他们的尾巴,也不会生气,当然这样真的很罪过。

当你缓缓地摸着他们的时候,他们会发出咕噜噜的声音,大概是表示很开心?他们非常的温和,从来没有看见过他们生气发怒的时候,当他们睡觉的时候,缓缓的摸着他们柔软的粉嫩嫩的肉垫,他们也只是略微转个身,换个姿势继续睡。

母猫继续每日签到讨食,她和小猫完全生疏了,她的肚子也一天大似一天,行走也越来越不灵敏,连那两只漂亮的异色瞳也出现了阴翳,原本很挑食的她,有时候饿的来了,连鸡蛋都会吃了。

做母亲真可怜,做雌性动物真惨,据说这已经是她第三次生育了,第一次的孩子已经死了,连尸体也没有看到,第二次被收养,小猫们现在在后厨嬉闹,而第三次她如果不向人求助的话,不知道孩子会怎么样。

日复一日,母猫肚子越来越大,她漂泊外面,有时候能看见她挺着大肚子躲在车底避暑,她似乎完全没有回后厨的想法,也似乎也完全忘记了厨房里的孩子了。

而在小猫的小时候,母猫常常替小猫舔舐毛发,将食物留给小猫吃,而现在她再也不回来了,一眼也没看过这些小猫。

隔壁的大狸花猫依旧时时跑来求食。

小猫依旧打闹玩耍着。

母猫肚子一天比一天大,来的也是越来越少了。

评论

热度(2)